带刺的花(组诗)

作者:胡世远 | 来源:中诗网 | 2019-10-28 | 阅读: 次    

  导读:找到一条未选择的路/ 突然间就有了余生/ 像风一样打盹,还是像落叶般休憩/ 再次相遇,莺飞草长……

?
《秋日散章》
?
(一)
?
大地在上,落叶知秋。
在一个有光的地方驻足,还能看到自己的影子。
其实它从未离开过。就像连绵的万物和人间。
?
(二)
?
我们保持沉默。像清晨的露珠
在时间的枝叶上打坐。
肉身呈现表象,而灵魂属于未来 。
林间的空地上,留有交错的脚印,哪一个是你,哪一个是我??
?
(三)
?
找到一条未选择的路
突然间就有了余生
像风一样打盹,还是像落叶般休憩
再次相遇,莺飞草长?
?
(四)
?
收留一只流浪猫,久治未愈,与秋天永别。
无语的时刻,下意识地攥紧拳头。
汗津津的局促,仿佛犯下某种不可宽恕的错误。
于是,在黄昏,我们说起梦和清晨。
?
(五)
?
过生日了,又长了一岁。
在这母亲的八月,我想到弯腰的身影和敞开的炉火。
当我穿过忠诚的田野。
露水依然认识我。
?
(六)
?
在过去和未来之间,始终有一个缝隙。
我一次次站在这里。仰起脖子,看蓝天。
闭上眼睛,享受白日做梦。?
?
(七)?
?
一片落叶飞过整个世界。
不像有些人和事,过去了,就再也回不来了。
稻草人还站在那儿,接受上帝的旨意。
风声过后,空旷的田野一片寂静。?
?
(八)?
?
大地是家。天空是梦想
我们完成迁移。
飞舞的叶子,可以看到生命的影子。
有点像疾病的隐喻。?
?
(九)?
?
我们与秋天会晤
词语如同含磷的物质
光芒受惠于经历
你说到辽阔的河流,我想起
少女般羞涩的小溪?
?
(十)
?
皓月当空。看见我们的恐惧
和亲人相认
这世界如露水般短暂
“故乡呀,挨着碰着,
都是带刺的花。”*?
?
* 引用日本诗人小林一茶的诗句。
?
?
《寒露词》?
?
给寂静的事物罩上
凝固的暗语
需要一股风一道光一阵笑声
落下来
?
问候故乡的流年
在可能被找到的纸上
画件冬居服
为尘世的儿女披上孝衣
?
那些感性的,自由的
想象,流水冲不走
父亲还活着,抚摸母亲的头发
风一吹,像麦浪
?
这让我想起:和你告别的小镇
月光关照迷路的花朵
?
?
《蓝 调》?
?
站在大树下
等落叶
白云像天使
在高处看着我们
?
叶子会落吗
白云会落吗
一连串的疑问,就像
干柴投进炉火
?
忽而想到
浴盆里的香皂
万物变得圆润起来
从蔚蓝色的远方
?
允许一匹白马
闯入我们见面的春天
?
?
《以 后》?
?
不再频繁地
买房、换房或搬家
像麻雀,只要有个容身的窝
?
什么坐北朝南,远离路煞
善良是最好的风水
天空挂在头顶
?
身体是父母给的
归我所用
但肉体不是我
?
忘记昨天的名字
清空自己
生活如群鸟飞过
?
迎面走过来的老人
步子迈小一点
就显得稳当多了

?
《等 待》?
?
(一)
?
夜深了,外面一片漆黑
我的世界亮着灯
还在等什么?一阵风,一滴雨
或者梦中的呼叫
?
(二)
?
秋天这个孤独者
像稻草人一样站在寂寥中
沉默的大地上,我们与墙上的
果实
相遇
?
(三)
?
棱角磨平
滴水穿石得到验证
时间的命运,好比我的劳碌
我只是时间的
代言人
?
(四)
?
允许开头不顺
结尾糟糕
我对过程满怀恭敬
?
(五)
?
一无所求的日子
宛若在废弃的铁轨上散步
忽而希望有火车
冷不丁,从背后开过来
?
(六)
?
这是个安静的地方
一块墓地
埋葬着许多家庭
你笑了,像年轻时的母亲
?
(七)
?
露水落在钟声里
风改变方向
像往常一样,没有谁知道
什么是爱情
?
(八)
?
用芥末触及生活
我还有泪水,哪怕一小滴
我们交换眼神
像火和木炭中的灵魂?
?
(九)
?
我的童年
也有过迷路的时辰
风筝线还在这儿
风筝下落不明?
?
(十)
?
夜深了。万物伸出手
乳房般圆满的日子
我像一颗颤抖的
星星?
?
(十一)
?
终将长出羽毛
盖住伤痕
重复每一个清晨和黄昏
?
你在水边
看见自己的倒影?
?
(十二)
?
落日祈祷——
为短暂、虚无和透明
?
生命的意义
一片看不到尽头的
森林
?
?
《我回到我的家乡》?
?
是谁跨过一条河流
回到故乡的深秋
木棉花仿佛打开时间的钥匙
枝头的绿叶露出微笑
?
是谁登上一座高山
眺望故乡的村庄
炊烟仿佛移动的云彩
等待将田野再次拥入怀抱
?
是谁在那儿安静地哭泣
为儿时积攒的往事
在自己的脚下打下深井
完成饥饿、甜蜜、饥饿的过程
?
为每一次遇见落泪
让它落进生我养我的土地
或者像纯白的珍珠
为光亮经过用心的准备
?
木棉花在故乡的深秋开放
艳丽的花朵宛若清新的晨光
每一片叶子倾泻出歌声
透过无垠的芬芳
?
我看见了故乡的辽阔
一些我曾忽略和遗忘的景象
就像我也来自它的身体
被包容,被呵护
?
我回到我的家乡
为远山淡影,献上忠恕之心
这符合寂静的样子
风拂过枝头,沙沙作响……?
?
?
《寒衣节》?
?
给父亲送纸钱时
风很配合
我一边念叨名字
一边祈祷
想必父亲可以听到
?
至于寒衣
因为含有胶的成分
我转身的时候
它还在燃烧
?
现在,一闭上眼睛
漆黑的世界,通红的火焰
就在眼前
如同失而复得的
旧事——
?
我们有机会
坐在回味的台阶上
俯下身
捡起一片落叶
?
?
《旧事》?
?
就像一场迟来的雪
抖落身上的土
我们接受鸟儿的歌声
将生活覆盖
?
雪终究会融化
鸟儿终究要飞走
我们寄远方于大地
寄忏悔于枝头
?
借助昨天的光
好像我们已经在路上
有一片羽毛
一直在眼前飞?
  胡世远,自由撰稿人。原籍安徽霍邱,曾效力于中国空军,现居沈阳。《白天鹅诗刊》主编、白天鹅玩ag视讯输死|官方奖创办者、白天鹅诗人协会主席、江苏常州明德书院副院长、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、中诗网第三届签约作家、首届全国新青年诗会发起人、民建沈阳市委文化艺术委员会副主任。作品散见《诗刊》《词刊》《诗潮》《诗选刊》《星星》《芒种》《玩ag视讯输死|官方月刊》《知音》《牡丹》《辽河》《中国铁路文艺》《阳光》《岁月》《椰城》等。诗作入编2014辽宁玩ag视讯输死|官方年鉴、2015年东三省玩ag视讯输死|官方年鉴、新世纪辽宁诗典、2014—2015年度中国诗人作品精选、2016年度中国玩ag视讯输死|官方精选等。曾获首届“梁祝杯”全球华语爱情诗文大赛金奖、第二届中国“曹植玩ag视讯输死|官方奖”全国大赛一等奖。着有诗集《红宝石》等。
责任编辑: 海云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上一篇:素年锦时(组诗) 下一篇:很抱歉没有了

编辑推荐

特别头条

站内搜索: 高级搜索

(C)2004-2019中诗集团
主管:中国玩ag视讯输死|官方万里行组委会  主办:盛世中诗  备案编号:京ICP备12024093号   京公网安备:11010802012801
 联系站长   常年法律顾问: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